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0章 模特
    但是看到手里自己已经做好的衣服,又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 他把衣服折叠好,并且用袋子装起来,等保安回来就跟他一起吃了早餐,然后简单对他说:“我先回去了,上午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打车直接回到阿美家里,那时候时间还早,才只不过是清晨的七点多。

     当他打开房门,就看到阿美披散着头发站在门边,手里还拿着一个大拖把。

     “这么早起来拖地?”向一明问。

 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她“哇”一声就举起拖把往向一明身上打过来。

     向一明根本躲避不及,最主要的是没想到这家伙大清早的会用拖把欢迎他回来,“啪唧”一下头上就中了一招,拖把头上的布条糊了他一脸,脏污的水珠也顺势而下,流的他全身都是。

     他怪怪地看着阿美,她也茫然地看着向一明,愣了好久才问了句: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抹掉脸上的水回问她:“你以为是谁?”

     阿美又是一愣,随即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边笑边把拖把拿到卫生间放好,顺便又给向一明带出一条毛巾说:“对不起啊,我还以为又是柴胖子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他们都被吓怕了,虽然上次之后,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生在心里的恐惧却没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而减少,反而更紧张,尤其是向一明还逮着他打了一顿,依柴胖子的性格又怎么会善罢甘休?

 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心情就更不好,拿着毛巾把脸先擦干净,然后又去浴室里烧热水。

     阿美收拾了一下自己,就去忙着做早餐。

     向一明说:“我回来的时候吃过了,洗个澡休息一下,晚点还要去工厂,你不用做我的。”

     她只“嗯”了一声,就钻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等向一明从浴室出来,先看到放在饭厅桌子上的早餐,正扫视屋子找阿美时,却看到她的房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 阿美虽然还披散着头发,却在鬓边别了一大朵头花,脂粉未施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 而她的身上此时就穿着向一明刚刚拿回来那套做好的春装,曼妙的身材在衣服的包括下一览无余,看的向一明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 阿美说:“这是你送给我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 而向一明则问她:“你愿意做咱们厂里的服装模特吗?”

     阿美偏着头看他,然后微微一笑说:“可以啊,反正是为自己赚钱,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 还没等到向一明回答,她就又问了一遍:“你这衣服是送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,做为了老板,又是厂里唯一一个女模,别说是一套了,以后咱们每次出新品,第一套都是你的如何?”向一明笑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 此时的阿美,真的美的让向一明心颤,他甚至不敢多看他,怕自己会失控做出什么,尽管阿美当着柴胖子的面说,她跟向一明好了,但是向一明自己怎么也不敢当真。

     在这种心动,紧张,又拼命控制自己的心情驱驶下,向一明毫无意识的又坐下来吃了一顿早餐,直到吃完才发现自己撑的不行。

     阿美坐在桌子的另一侧,安静地吃着自己那份,不过会时不时看向一明一眼。

     “这次好像又过去半个多月了吧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向一明根本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,茫然地抬头,一接触到她的眼睛就慌忙转开,逗的阿美又笑了起来,边笑边说:“你是不是很怕我追你?”

     “啊?你追我?别开玩笑了,你哪会看得上我?”向一明忙着说。

     阿美这次却没笑,一本正经地盯着他看,过了几秒钟才又接着说下去:“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人,会瞧不起我这样的,做过别人的情妇嘛,说的再好听也还是脏,所以你放心,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,快吃饭吧,上午我跟你一起去工厂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伤感,虽然最后转到了别的事情上,但是向一明心里还是不好受,如果说她一点不在乎,根定是假话,但是阿美的诱惑现在已经远远大过她曾经的经历,两个人这样相处,他每时每刻都在受到对方的吸引,但是向一明自己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,跟柴菲菲的事情并未说清,将来会怎么样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最摸不准的是,向一明根本不知道自己对阿美的感觉属于什么,如果他将来不能给她一个结果,就不想再伤害她一次,这是他给自己的标准。

     各怀心事的两个人,硬生生把一顿简单的早餐吃了快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 向一明原本打算去睡觉的,但现在也没一点睡意,看看时间工厂已经上班,就对阿美说:“咱们先去工厂吧。”

     阿美点头,然后问他:“这衣服我就穿着过去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现在外面的温度还是有些低的,穿着个可能会有些冷。”他老实地回道。

     阿美却只是笑笑,然后回到自己房间,再出来时外面已经加了一件风衣。

     向一明一看到她出来的形象眼前就是一亮,本来这套衣服属于柔美类弄,现在外面加一件款式简单的风衣,就变成了内柔外刚。

     阿美真是天生的衣服架子,而且她的眼光也很好,在服装搭配上完全高出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 向一明顾不上跟她多说,两个人往服装厂赶的时候,他的脑子里一直在勾勒新的图纸,而里面的线条就是风衣的款。

     上班的工人并不多,除了设计师,打板师傅,还有几个缝制样品的针车手,就是老板吴哥了。

     现在还没大批生产,其他工人仍在放假中,这也是他们正在亏损的一部分,按国家规定,厂里放假,工人仍要给保底的工资,也就是说,他们既是没有活干,每天仍需要钱来养着,既是这样也很难留住熟手工,因为人家出来就是为了挣钱,这里不行可以去别的地方,又不是仅仅在这里混口饭吃而已。

     厂里的人也都认识阿美,但是当他们看到自己昨天才做出来的衣服,今天就穿在这位女老板身上时,每个人的眼神里都说不出来的艳羡。

     尤其是吴哥和几个设计师,缓了好一会儿神才把眼光从阿美身上收回来,转向向一明说:“沈老板就是天生的模特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