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7章 露宿街头
    阿美说:“谈生意就是这样,市场那么大,没有什么是非谁不可的,合作是为了双方的利益,你要是拿着求对方的态度,这个价肯定得高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说:“可是我给那个老板的工资不低哦。”

     阿美却摆摆手说:“个人的钱才多少,你看着吧,等我们做起来后,这个老板肯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做起来,我们靠什么做?跟他讲好的,所有以前的帐目他那边都弄清楚,不管是别人欠他的,还是他欠别人的,我们不参与,接到我们手里也就是全部的机器还有人,再有就是这个厂子的名也得改了。”向一明一边琢磨一边跟阿美讨论。

     “名字,当然要改,我们是要做自己的品牌,用他那个老土的名字怎么行?”阿美今天的心情看上去很好,脸上一直挂着笑。

     向一明很少看到她笑这么多,冷艳的脸上好像突然多了许多光彩,偶尔看一眼,他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 阿美很年轻,而且她的年轻不同于柴菲菲带着生涩,她是成熟的,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来自女人特有魅力和韵味,就算是她平时冷着脸,向一明看着她偶尔也会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,现在再见她满脸春光,不时还用美丽的眼睛瞟他一眼,更是心旌神摇。

     “喂,想什么呢?”阿美把手拿到他面前晃了晃说。

     向一明正在YY的梦一下子被打断,脸顿时就涨红了,喃喃问了一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阿美说:“给咱们的品牌取个名字?”

     “啊?咱们的品牌?这个还是你取吧,我取不好。”向一明忙着说。

     她却直接白他一眼说:“刚你夸你一句果断,立马就歇菜了,一个名字而已,不行咱们再换,想几个看看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被她追的没办法,只能说:“要不随着工作室的名字也叫明媚吧,反正咱们以后准备做一系列的,除了服装,慢慢可能还会加上别的,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会更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 阿美想了想说:“也行,就听你的吧,反正能赚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说到钱,向一明就不得不提醒阿美说:“那盘下这个厂子的钱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她看着他,很自然地说:“当然是一人一半了,这个厂子也是我们两个人的,所有利润分配仍然是五五,到正式签合同的时候都要写清楚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算了一下自己的钱,基本跟她一起盘完厂子也没剩多少了,看来除了能给父母带回去一些,一分钱的帐也还不了,而且明年还得继续借钱度日。

     但未来是美好的,他勾勒着自己的蓝图,心里就忍不住笑,尤其是这个工厂,他甚至已经在心里把它要做的事情都排好了。

     “明媚”这个品牌,其实并不是什么好名字,只上听上去没有那么高雅,但是这里却包含着他的名字,而且也是整体造型工作室的名字,这个意义就不同于一般了。

     这天晚上跟阿美分开以后,向一明开始针对服装厂明年的运行做了一下规划。

     以他们现在的实力,盘家厂子给自己做衣服,如果不接外单,等于是找死,但如果他们有自己的设计师,可以做自己的牌子,又能够适应市场呢?

     向一明就是一个设计好手,让他设计几套普通女人穿的衣服,简直是太容易了,问题就是能不能适用市场上大多数人的眼光,能不能让别人都接受?

     小众的款式想在市场占住脚真的不容易,尽管不用考虑太多细节,但是推广却非常重要,而且他们现在做的就是细节,如果像外面烂大街的款,谁家都可以买去做,那他们想活下去仍然很难,因为有太多工厂比他们的实力更好,人更多,出货更快。

     这就考滤到专利和版权的问题,而这些在中国,尤其是这种行业,几乎难如登天,尤其是服装业,这个发展太快了,等你申请下来,别人早就不流行了,变化更快,你做出这个样子,别人买个样板回去,不出一天,稍加改动的另一个样板就出来了,在你的基本上还能做的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 可是如果不从这里入手,那就是从服装的面料和做工。

     面料如果用太好的,成本会非常高,如果只是针对他现在的客户,还是可以的,但是一个厂子如果针对这样一小部分人,也维持不下去,如果投到市场里,太高的价钱,又没有太多人买单。

     而且做工上,他们虽然好一些,但也不是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 等向一明把这些因素全部考虑进去以后,真的有些后悔去盘这家工厂,因为想经营下去真的太难了,尤其是他现在还在上学,时间也有限,仅有的一点时间全部被工作室占去了,那谁来照看工厂的前景呢?

     太鲁莽了,就算是要盘,也要等明年以后再说多好,至少那时候一切都成熟一些,而且向一明手上也会多些钱,不会弄的这么捉襟见肘,而且明年以后,他正式的课基本都会结束,进入实习阶段,在时间上也会自由很多,怎么说都会好一些,偏偏这个机会又难得。

     一个晚上没有把这事情理顺。

     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,课要上,工作室也要去,向一明忙的头晕,但是脑子里却已经把工厂的事情放在了第一位,只要有时间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上面。

     一直到腊月十五,学校正式放假,而他这边的工人有假的是七天,没假的自然按国家规定是三倍工资。

     向一明留了一男一女在这里,主要是考虑到男女搭配起来可以处理不同的事情,有些事情适合女生出面,而有些则适合男人出面。

     阿美腊月十五以后倒是很少再露面,偶尔会打一个电话给向一明,但是不管是工作室还是工厂那边都不提一个字,好像这些东西都跟她没关系了似的。

     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,放了年假,大学里的同学都走了,没人再住宿舍,大学校园也要锁门。

     向一明不能住在这里,又无地可去,他一下子就面临露宿街头的状况,有好几天夜里,自己都是在车里度过的。

     到了晚上在微弱的灯光的地下停车场,一个人躲在车里,看着周围都瘆的慌,只能用快速睡着来打发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