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5章 是谁干的
    这一拳很结实,向一明的身子直接往前倾,下巴刚好磕在前座上,并且快速被那个男人按住了头部。

     他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,他自认自己并没有得罪谁,就算是有错,也要先把话说明白再打,自己一向是个很老实的人,不得罪权贵,也不惹事生非,可是今天这打太莫名其妙,而且他也不想永远这么下去。

     所以那个男人刚把他的头按下去,向一明就借势往他的怀里撞去,并且快速用手往他的两腿间一掏,只听那个男人“嗷”一声叫,手早已经松开,脸部扭曲地往车座后面靠去。

     向一明的手没松,一只还抓着下面,一只已经往他的脸上打过去。

     这种招数确实不怎么光明,但现在保命要紧,谁还顾得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 没几下子,那个男人就歇菜了,看起来也是纸老虎,虚张声势可以,实打实,并不一定就也有效。

     开车的人一看自己同伙受难,猛得一踩油门就往前冲去,向一明却把手从后面伸过去,一下子掐住对方的脖子,嘴里说着:“想好了,要么大家一起死,要么送我回去?”

     他是料定了对方不愿意死,开什么玩笑,他不过是出来替人办事的,向一明根本不认识他,估计他也不一定知道自己是谁,当然不愿意搭上性命,所以很快就把车速降了下来,并且在前面一个路口转弯,往新商业街开去。

     到向一明回到店里,柴菲菲早已经等急了,正站在门外东张西望,手里还拿着手机。

     看到他从车里跳下来,立刻知道了怎么回事,“啪啪”朝着车牌拍了两张照片,狠狠地对里面的人说:“滚回去等警察吧,管你是哪儿来的王八蛋,敢动我柴菲菲的老公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车子“嗞溜”一声往前跑,留下了一屁股的烟。

     柴菲菲早已经开始拔号报警,却被向一明拦住说:“先别报,我们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 她不屑地说:“还能是谁,除了柴胖子,哪还有人敢这样对我的?”

     “我看着不像是。”向一明说,并且快速分析道:“他昨天都来过了,而且最后走的时候我也看出来了,好像已经不想管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没想到他的话还没说完,柴菲菲就瞪着他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忙着解释:“我是说,我觉得不会是他,因为今天把我抓上车的两个人一上去就把我打了一顿,你想想啊,如果是你爸爸,他应该不会这么做的吧?”

     柴菲菲先是惊讶地问他:“打你哪儿了,严重吗?要不要去医院?”

     看到他摇头才挑着眉说:“你认识我爸爸吗?怎么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做?我告诉你,也真有可能不是他做的,如果是他,你可能就回不来了,腿都有可能给你打折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顿时觉得自己的腿一酸,看着她问:“你不是说真的吧?我好歹现在也算是他的女婿吧,真要把我打残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柴菲菲看着他说:“我再找个更好的嫁了呗,又不缺男人的。”

     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消息,向一明几乎都想哭出来了,但是柴菲菲却已经转移话题问他:“那你说对方会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他无力地摇头说:“不知道,你伤了我的心,现在智商已经降为零,什么也想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柴菲菲立马说:“那我就报警,反正车牌号有了,只要查出车是谁的,还能不知道后面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这次向一明没有拦她,因为如果不是柴胖子的话,就说明还有别人跟他做对,而他又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有车的人,查查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 两人刚把电话打完,就看到小明从商业街的另一头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 他是来上班的,已经跟向一明说好了,以后这个店里都有他坐班,至少莫妆那里,也会改到这里做造型,反正简单的化妆都可以教会,衣服头发的搭配形成一定模式后,也都很简单,真遇到什么重要的场合,她来这里找向一明就行。

     这些前期匆匆决定的事情,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问题,于是看到小明走近,向一明就直接问他:“你之前在别的工作室上班,一个月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小明马上说:“师傅,我在别的地方也就是个学徒,有口饭吃就行了,到你这里也是跟你学技术的,所以只要师傅肯教我就行,工资只要能维持正常生活,我没有太高要求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诚肯地回他:“我可能暂时给不了你高薪,毕竟咱们这里也是刚开业,但是跟你原来的差不多应该是没问题的,而且之前跟你说过,客户里面是有提成。”

     小明马上点头说:“这已经很好了,真的,看师傅这里昨天的盛况,我觉得只要能绑到师傅的大腿上,以后肯定有发大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他说完以后,自个儿还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虽然向一明对生意也很乐观,但又总觉得小明来他这里有点太过顺利,包括去莫妆那里,当时也是看他临时一动念动就说要跟她。

     按理说这是快消费时代,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找机会,他能快速发现有利自己前途的事情,也无可厚非,但在那边他也只是一个学徒,这样不跟自己的师傅商量真的好吗?

     向一明之前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现在看着小明进店以后就开始扫地,擦柜台,忍不住想这么勤快的学徒,应该去哪里都很受欢迎吧,那他师傅又是怎么样的人呢?

     昨天来了很多,向一明也特意看了一下,但并没有发现那些小明请来的人里面,哪个跟他的关系过于好的,至少看上去不像多年师徒的样子。

     想了想,还是走过去问他:“小明,你以前的师傅对你挺好的吧?”

     他头都没抬地说:“是呀,挺好的,我家里穷,初中毕业就缀学了,一直跟着师傅学呢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又问:“那你这么走了,他不是很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小明直起身子说:“他是个好人,也一直说让我找个更好的地方,只是之前一直没有,来这里的时候我也跟他说了,昨天咱们开张的时候本来我也请了他的,但是他说自己临时有事没来,所以来的大多是这一行里我们以前的同事,师傅,您不会怪我吧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越听越觉得这事蹊跷,本来他如果不请一个人来,他也没所谓,但是既然是同行,这么热闹的来捧场也没问题,问题就出在这些人没有一个跟向一明熟悉,却是跟离开他们的(小明)宋明熟悉的。

     昨天太忙了,后来又有柴胖子打岔,向一明也没有好好这事,现在经这么一说,他顿时就觉得整件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