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0章 柴家的车
    李昊把车牌号输到自己的手机上保存好说:“今天晚上了,明天吧,中午前一定给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 第二天还是照常上课,向一明利用所有课间时间把作业,还有应做的事情都做完,因为知道晚上要去工作室看新招的人,所以他必须把这边先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 中午他并没有看到李昊的人,但是接到了他的电话:“向一明,你丫怎么搞的,又招住柴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什么柴家的人,谁是柴家的人?”向一明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 李昊在那边鬼叫鬼叫地说:“昨晚你让我查的那辆车是Z系列宝马,属名叫沈美,但这个付款人却是柴宗南,也就是柴菲菲的老爹。”

     “啊?怎么会这样?这不会是他的另一个女儿吧?”向一明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 李昊却在那边说:“你是不是傻啊,如果是他女儿不是应该姓柴吗?怎么会是姓沈,我怀疑这个女人是柴胖子的情妇……。”

     这下向一明真的不淡定了,阿美竟然会跟柴胖子有关?那如果李昊的推测是对的,她帮自己是为了什么,难道真的就是单纯的为了多赚点钱?还有,她应该是知道柴菲菲跟自己的关系的,虽然没有明显到自己怎么样,但是两个人这么长期相处下去,总是会给人不太好感觉,至少像李昊这种人就会说他有问题。

     向一明恨死自己之前没有留意她,如果是在开这个店之前打听清楚她的背景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她合作的,可是现在合同都签了,所有的东西也都准备就绪,人一到马上就可以开业,他再退出,又怎么说得过去?

     可是一想到阿美跟柴胖子的关系,还有柴胖子对他的态度,向一明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 整个下午导师在讲台上说些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,后两节课也不重要,自己干脆请了假出来,在街了转悠了一圈,心里还乱的不行,最后实在忍不住,就打电话给阿美。

     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很静,阿美的声音也带着点迷糊,接着电话就问:“你放学了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说:“没有,后两节课没上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去店里吧,不是说还有东西没置办齐吗,自己看着整,我晚上再过去。”阿美说完就准备挂电话。

     向一明知道晚上一过来,还有新来的员工,说话就会更不方便,而且他想在那些人到来之前把事情解决了,所以只能急着说:“你现在能出来一下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 阿美“嗯”了一声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等我,半个小时在店里见吧。”

     挂了电话,向一明就直接往市贸里去,但是对什么都没兴趣看,心烦气燥地一直等到阿美进店,又突然觉得自己的勇气好像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 她也不多问,直接往招待客户的沙里一坐,手机和车钥匙都扔在桌子,看着他说:“如果是这里事,你就抓紧时间说,如果别的,自己想想,不该说的就别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一听这话,本来被强行压下去的火“腾”一下就又起来了,看着她问:“你跟柴家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阿美也看着他,本来就冷艳的脸上此时没有一点表情,声音更是冷:“这跟我们的合作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“那你早知道店是柴胖子砸的了?”向一明问。

     阿美说:“在他们计划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去我工作室下单的时候就打算好了这一切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心里的美好世界瞬间就要崩塌,他之前虽然觉得此事蹊跷,但存在着侥幸心理,安慰自己是天无绝人之路,现在天特么的不但绝了路,还给他挖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 人已经在坑底了,接下来是不是该上土了,看来这个柴胖子不整死自己是不会罢手的。

     阿美也冷冷的看着他,一副傲人的样子问:“现在都知道了,弄清楚了,可以干活了吧?”

     “干什么活?你们这些有钱人联合起来玩一个学生,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?一波下去,一波又起,你们为什么盯上我不放?”向一明气的直向她吼。

     阿美坐着连动都没动,看着他吼完了才说:“向一明,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男人,但是今天看到你的样子,实在是我之前眼瞎了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直接站起身把锁在里面柜子里的,合同和各种证书拿出来扔到他面前:“东西都在这里,我没有勉强你的意思,愿意做,就跟我上,不愿意做就滚回你的学生当个窝囊废去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被她的话气的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,脖子上也青筋突起,好一会儿才说出话:“你们联系起来整我,还有理了?你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是就是柴胖子的情妇嘛……。”

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向一明的脸上已经挨了火辣辣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阿美的眼神像刀子似地看着他说:“真特么是眼瞎了,果然人家说的一点没错,烂泥扶不上墙,滚吧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从工作室出来的时候,还觉得脸上火烧一样的痛,耳朵里也还响着阿美的话。

     他是被捉弄完,又被羞辱,本来以为有了祖奶奶的手艺,从此可以过另类人生,出任CEO,迎娶白富美的准备都做好了,但是结果却是一个坑连着一个坑,他欠的钱越来越多,做的事却全部失败了,而且连成绩也滑了下来,现在上课连老师讲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失魂落魄的回到学校宿舍,倒头就睡,刚躺下就被李昊给揪了起来,还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他问:“怎么回事,这脸怎么肿了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懒得理他,继续往床上躺,但是李昊像作死似的硬是把他拽起来说:“睡什么睡,你干姐姐来找你了,就在学校大门外,说下午打你电话一直不接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往身上一摸,就叫了起来:“我去,手机给忘在市贸了。”

     撒丫子往外面跑的时候,自己肿起来的的脸上冷风里还有些疼,自己用手去摸了一下,恨不得再扇两巴掌,怎么自己就那么笨,像这种又富又贵的人浅海市能有多少,难道不能打听一下再做下一步决定吗?

     然而自己做的错事,现在还没处撒火,生生要被憋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