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章 大火
    “救火了,救火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 外面也有人在叫,声音杂乱,里面还夹杂着火警车的鸣叫。

     向一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但一看到自己的样子,瞬间就吓傻了。

     全身的衣服都已经烧着,热和烟已经让他难以正常的呼吸,身后的床上,自己坐过的被褥枕头已经成了灰,床垫也燃去一半,还在以极快的速度继续烧。

     有人在撞门,还在大声喊:“里面有人吗?快开门……”

     向一明带着一身火花和浓烟连跑带跳的奔到门边,刚打开一条缝,“嗞”更大的白色浓烟直接就往他身上喷来。

     他喃喃说了一句:“消防栓真猛”,接着“扑通”一下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一队消防员迅速冲进屋里,“嗞嗞”的白烟很快就把火扑了下去,幸好没有烧到电脑的部分,不然电线衣柜的一旦着起来,整个屋子也别想要了。

     向一明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,耳朵里首先听到两个女孩子的声音在说话。

     “好像是江大的学生吧,护士长早打电话去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看这架势也是穷**丝,听说租的屋子里就一张床和电脑,连值钱东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“穷还爱装逼,学校宿舍不会住啊,在外面租房,这下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向一明“忽”一下就从床上折了起来,瞪着两个装护士服的女孩子说:“说够了没有,我是不是穷**丝管你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其中一个离他近的高个子女马上反驳说:“当然管我们的事啦,你倒是把医药费交上啊。”

     另一个女孩却扯了一下高个子说:“欣姐,你看他的眼睛在盯着你看呢,眼神好怪……。”

     高个子护士顺着向一明的眼光往自己身上一瞅,立马就跳起脚来:“你个臭流氓,你看什么看,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 说着话,已经往外面走去,边走还边说;“等着把你扔出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完全是懵逼状态,因为就在他刚才起来的瞬间,他的眼睛像有透视功能一样,一样子就把那个高个子女的身材看了个遍,而且知道他的罩杯是36D。

     脑子里还有一个调色盘样的玩意儿,在快速给这个女人配着颜色:皮肤微黑,眼大,臭梁高,属于大量感重肤色,要穿蓝色,大红等深色衣服,款式要简单大方,不适合各种蕾丝,像她下面的***就是败笔……。

     刚想到这里,两个女人已经莫名其妙的摔门而出,留下向一明摸着自己全身包着的沙布郁闷。

     没有等到护士长,却等到了一个年轻的消防队员。

     他过来后往向一明面前一坐,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说:“登记一下你的资料和失火原因。”

     机械式的问句,叫啥名谁,家住哪儿,什么职业哪个学校。

     向一明毫无兴致,最怕的是这事传到学校去,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,但是他不能拒绝消防战士的咨询,只能无可奈何地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 当问起起火原因时,向一明茫然地看着他说:“我不知道啊,我就做了个梦,一块大红布追着我跑,醒来就着了。”

     消防战士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扯出一块红包扔到病床上问:“是这块吗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直接翻倒在床上,看着那块像火一样的红布,觉得梦里的祖奶奶随时都会出现再逼着他磕头。

     消防员也不理他,一弯腰又拿出两样,同样扔到病床的被子上说:“还有一把裁缝剪和书,火扑灭的时候,除了你衣柜里的旧衣服,就这三样东西整齐地放在床头,所以我们就带回来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祈求地看着他问:“还有一张银行卡,就在电脑桌上,你们看到了吗,我里面还有钱呢。”

     消防员摇摇头说:“没看到,银行卡可以去补办的,不用慌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要哀嚎起来了,补办至少要七天,虽然钱不多,但至少可以应付一点医疗费吧,现在好了,估计马上就可以出院……。

     消防员什么时候走的,他不知道,但是看着那把超大号的大剪刀,他却有一种想自杀的冲动,拿在手里试了几次,到底没下得去手,只能扔在一边苦叹。

     正在这时却听到外面走廊里也有一个人在叹气,而且是一个女人,叹的声音还比向一明大,边叹还边哭似的声音怪异。

     他受不了好奇,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一下就往病房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外面果真站着一个女人,穿着时髦却一脸愁容,身材一般,但她如果换成浅色的套裙会把很多身材上的缺点给遮过去,这身长长长的连衣裙,既跟她的年龄不搭配,也很繁琐。

     “噯,你看什么?”女人问,转正身子的那一刻,向一明看到她内衣是36A的,可惜了,有点小,不过,她加个胸垫什么的,也还过的得去。

     那女人已经走了过来,虽然长相和化妆都差强人意,但语气倒还和善,问他:“你是不是要找医生,我去帮你叫吧。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连忙摆着手说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那女人怪怪地看了他一眼问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转身就往病房里走,他快受不了自己的,怎么满脑子都是女人的穿衣打扮,人家穿什么跟他有毛线关系。

     没想到他刚坐到病床上,那个女人就也跟了进来,像研究海洋生物似地看了看他的伤说:“烧伤,看样子还抽烟,你这个年纪的,嗯,是不是躺床上抽烟着火了?”

 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行吧,看看你穿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衣服,胸部那么小也不知道垫个胸垫,这么大年纪了还穿这种老套连衣裙,还有这妆,画的跟鬼似的,你家老公看到你都要出轨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啪唧”话还没说完,脸上就结实地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 向一明愣住了,脸上疼的要命,还觉得嘴里有点咸咸的,但是刚才自己说什么来着?对,他在毒舌这个女人穿衣服难看,还咒人家老公出轨……。

     这是多么该死的一件事,向一明曾经为了找个女朋友解放自己的左右手,也是研究过女人心理的,像这样的话,死一百次都不够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就马上拉下脸来道谦:“对不起啊姐,真对不起,只是你如果换套衣服的话肯定要比现在好看的多……。”

     话没说完,自己就捂上了嘴。

     却没想到那个女人却追着问道:“你说真的?你懂这个?”

     向一明怪异地点了点头,声音小的只有自己能听见:“懂一点点。”